跨境贸易融资

跨境贸易融资

金管局总裁陈德霖在9月宣布,将推出七项措施促进香港迈向智慧银行新纪元,相关的工作进行得如火如荼,当中跨境合作有好消息公布。金管局与新加坡金融管理局今天互换谅解备忘录,携手合作搭建分布式分类帐技术(Distributed Ledger Technology, DLT)跨境金融基建平台「全球贸易连接网络」(Global Trade Connectivity Network)。小森访问了金管局高级助理总裁李达志(Howard),向大家介绍这个平台的成立背景、运作和带来的效益。


小森:
Howard,听闻金管局和新加坡当局合作,背后有段故事。

李达志:
的确有点「英雄所见略同」的感觉。金管局去年已联同由5家本地银行组成的团队,展开了DLT贸易融资平台的「概念验证」(proof of concept)。今年我们与新加坡金管局交流时,提到这个项目,才发现原来他们亦正在筹备同样的平台,于是萌生两地平台互通的念头,亦很顺利地达成协议。

小森:
香港和新加坡是亚洲区内的国际金融中心,难怪识英雄重英雄。其实金融服务有很多种类,DLT应用范畴亦十分广泛,为何两地以DLT作为建立贸易融资平台的接口?

李达志:
尽管很多金融服务已经数码化,但贸易融资的处理流程仍依赖大量纸本文件和人手操作。DLT带来崭新的记帐方式,有别传统记帐需要设中央数据库,DLT是参与方都分别有自己的数据库,而每次一有参与方更新资料,便会即时同步复制和储存到相关参与者的记帐簿内,并加密处理,而且资料一经纪录便不能更改1。这些功能都非常适合用来改善贸易融资的流程。当然,毕竟DLT是新事物,最初进行「概念验证」工作时,参与团队对DLT能否应用在商业环境内,多少都存有点疑问。结果概念验证的雏型成功,令大家大感鼓舞,对这个平台更有信心。

小森:
听闻这些年来,亦曾有商营机构尝试将贸易融资数码化,可是成效不大。

李达志:
贸易融资涉及的持份者众多,包括买卖双方、各自的银行、船运公司、政府机构等。由于其跨地域及跨行业性质,商营机构实在难有足够统筹力去协调全面数码化的工作,也缺乏公信力。自从我们牵头搭建这个平台,收到不少来自银行业界和贸易企业的鼓励,觉得有金管局穿针引线,有助连系各方持份者,提升平台的涵盖性,突破以往只能局部数码化的情况,这亦是金融科技超越地域性带来的崭新机遇。

小森:
我知道DLT贸易融资平台将有四大革新:(1)贸易文件数码化、(2)流程自动化、(3)让参与机构分享所需资料和数据,和(4)减低人为失误和诈骗的风险。可否再说得具体一点?

李达志:
现时要向银行借贸易资金,贷款人需要出示不同的证明文件,例如客户订单及发票等。好些发票仍是手签的纸本,一则传递不便,二来易有文书错误。而且,有骗徒亦看准银行之间没有分享相关资讯的漏洞,于是用一张发票同时向多间银行融资,因而令银行往往有生意都不做,以减低被诈骗的风险,对中小企影响最大。日后推出DLT贸易融资平台,贸易文件自动核对,即时向各相关伙伴分享最新状况,贷款资料透明度大升,虚假资料就无所遁形,大大降低诈骗的风险,有助提高银行批出贸易贷款的意愿。银行并可推出更多非传统贸易融资产品以回应市场新趋势,特别可改善中小企的贸易营运资本。

小森:
根据世界贸易组织去年报告显示,全球贸易金额总值16万亿美元,当中八至九成交易都有融资需要,但全球贸易融资只批出4万亿美元,可见融资缺口相当庞大。

李达志:
无错,所以香港和新加坡两地的贸易融资平台互联互通后,希望发挥示范作用,吸引其他贸易伙伴加入,让DLT贸易融资平台好处引进各地。我相信,当愈来愈多企业能够获得贸易融资,自然地便促进全球贸易量,为经济带来实际好处。因此这个跨境平台将会采用开放式介面,兼容不同类型的数码化贸易标准,以DLT技术连接各地各方的贸易伙伴。

小森:
我知道,这是全球首个由政府机构牵头的跨境开放式贸易融资平台,亦是现时全球最多银行参与的DLT贸易融资平台。究竟何时会推出?

李达志:
我们下一步将会着手招标、建立系统、测试等工作,希望2019年可以推出市场正式应用。

参考资料:

1 《区块链与打麻将》:小森阿四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