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元發展的金融科技

多元發展的金融科技

推動金融科技發展是金管局今年重點工作之一,自從三月成立了金融科技促進辦公室(FFO)至今便推出多項新舉措。適逢FFO在今日舉辦金融科技日研討會,我在會上報告金管局在推動金融科技工作的最新進展,想在這裡和大家分享幾個重點。

「分布式分類帳技術」(Distributed Ledger Technology

金融科技的發展一日千里,應用範疇五花八門,近年比較多人談及的區塊鏈(Blockchain),就是屬於「分布式分類帳技術」(DLT)的一種。有人甚至形容DLT是現今最具顛覆力的金融科技。所謂DLT,簡單來說是將數據庫分拆為小塊,再以不能更改的加密鏈連接,讓用家能以高效和高可靠度的方式創建、傳遞和儲存信息。如果我們將資料儲存在中央處理的平台上,即使修改了資料也不易被發現。但DLT將資料複製多份,而每份都是「正本」,只要其中一份正本被改動,一經校對就會很容易被發現。這解釋了為何DLT比傳統資料儲存更可靠和透明。

基於DLT上述的特點,不少金融機構對DLT躍躍欲試,一間本地銀行計劃引入DLT來優化按揭申請的流程,將物業估值資料由估值公司直接透過DLT平台輸入,改變現時由估值公司將資料傳真或電郵傳送給銀行,再經銀行職員人手輸入和覆核資料,可減低資料錯誤或被竄改的風險,亦有助提升申請流程的效率。本着金管局「科技中立、風險為本」的監管原則,我們必先要清楚了解DLT,評估這項技術可能帶來的方便、好處和衍生的風險,從而制定合適的監管應對。

金管局較早前委託了香港應用科技研究院(應科院)進行DLT專項研究,將首個階段的研究結果在今日以白皮書形式發表。研究結果顯示,DLT在金融服務應大有可為,但DLT的不能更改及「去中央化」模式(decentralised model),亦會衍生一些需要探討的問題,例如私隱保障、跨境數據流通、糾紛調解和跨境監管等。此外,DLT系統的實際運作亦牽涉數據庫的保安及如何制訂一套共同準則去管理,以確保數據的可信性和準確性。

我們現正開始第二期DLT研究,包括聯同數間銀行為DLT進行初步「概念驗證」,收集數據分析DLT的可行性,並會提及DLT可能帶來的監管問題,預期研究會在明年下半年完成,並發表第二份白皮書。

網絡防衛計劃

今年五月我公布推出網絡防衛計劃(CFI),當中的三大支柱都能順利地按計劃推進。第一支柱是針對銀行防禦網絡攻擊能力的網絡防衛評估框架,業界的諮詢工作已在八月完成,預計下月金管局可以正式公布評估框架的細節。第二支柱是網絡風險資訊共享平台,亦已準備就緒,可望下月正式投入運作,為香港所有銀行提供服務。至於第三支柱就是培育網絡安全人才的專業培訓認可計劃,我們向網絡保安專家和業界組織進行了六周的諮詢,並充分聽取到業界的意見和關注點。金管局已成立設有獨立專家和業界代表的小組,客觀地為相關的資歷認證進行評定,計劃細節同樣預計將於下月公布。我們希望盡可能兼容不同的資歷背景的人員,為香港培育所需的網絡保安專才。

金融科技創新中心和監管沙盒

另一個項目就是金管局與應科院合作成立的金融科技創新中心,今日開始正式啟用,讓金融科技業界和銀行及支付業界的營運者,在一個系統完善和專家支援的環境下,試驗銀行和支付系統新產品或服務的概念是否能夠實際應用。至於在九月推出的金融科技監管沙盒,已有兩間銀行透過沙盒來試驗生物認證和證券交易服務的技術。有數間銀行正和我們商討在未來幾個月內使用沙盒,試驗範疇包括區塊鏈和人工智能等。

FFO能夠在短短8個月內開展多項推動金融科技的工作,我除了要感謝金管局同事的努力外,亦有賴各持份者的支持,正如今日在PMQ舉辦的金融科技日,便有超過500名來自銀行、監管機構、科技界等專家和從業員出席,另外亦有幾位經營儲值支付工具的公司高管參加討論和交流。隨着金管局上周批出第二批儲值支付工具牌照,本港現時共有13個營運商提供不同形式的零售支付服務,讓消費者有多重選擇。近期我反而聽到市民說支付工具選擇太多,「花多眼亂」,與早前聽到有人批評香港支付工具匱乏和落後的說法剛剛相反。

在推動香港金融科技時,金管局的策略合作夥伴是應科院、數碼港和科學園。今日金管局與這幾間機構簽訂正式備忘錄,進一步強化我們之間的協作。往後我會不時向大家匯報金管局在推動金融科技和創新的動向和成果。

香港金融管理局總裁
陳德霖
2016年11月1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