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境貿易融資

跨境貿易融資

金管局總裁陳德霖在9月宣布,將推出七項措施促進香港邁向智慧銀行新紀元,相關的工作進行得如火如荼,當中跨境合作有好消息公布。金管局與新加坡金融管理局今天互換諒解備忘錄,攜手合作搭建分布式分類帳技術(Distributed Ledger Technology, DLT)跨境金融基建平台「全球貿易連接網絡」(Global Trade Connectivity Network)。小森訪問了金管局高級助理總裁李達志(Howard),向大家介紹這個平台的成立背景、運作和帶來的效益。


小森:
Howard,聽聞金管局和新加坡當局合作,背後有段故事。

李達志:
的確有點「英雄所見略同」的感覺。金管局去年已聯同由5家本地銀行組成的團隊,展開了DLT貿易融資平台的「概念驗證」(proof of concept)。今年我們與新加坡金管局交流時,提到這個項目,才發現原來他們亦正在籌備同樣的平台,於是萌生兩地平台互通的念頭,亦很順利地達成協議。

小森:
香港和新加坡是亞洲區內的國際金融中心,難怪識英雄重英雄。其實金融服務有很多種類,DLT應用範疇亦十分廣泛,為何兩地以DLT作為建立貿易融資平台的接口?

李達志:
儘管很多金融服務已經數碼化,但貿易融資的處理流程仍依賴大量紙本文件和人手操作。DLT帶來嶄新的記帳方式,有別傳統記帳需要設中央數據庫,DLT是參與方都分別有自己的數據庫,而每次一有參與方更新資料,便會即時同步複製和儲存到相關參與者的記帳簿內,並加密處理,而且資料一經紀錄便不能更改1。這些功能都非常適合用來改善貿易融資的流程。當然,畢竟DLT是新事物,最初進行「概念驗證」工作時,參與團隊對DLT能否應用在商業環境內,多少都存有點疑問。結果概念驗證的雛型成功,令大家大感鼓舞,對這個平台更有信心。

小森:
聽聞這些年來,亦曾有商營機構嘗試將貿易融資數碼化,可是成效不大。

李達志:
貿易融資涉及的持份者眾多,包括買賣雙方、各自的銀行、船運公司、政府機構等。由於其跨地域及跨行業性質,商營機構實在難有足夠統籌力去協調全面數碼化的工作,也缺乏公信力。自從我們牽頭搭建這個平台,收到不少來自銀行業界和貿易企業的鼓勵,覺得有金管局穿針引線,有助連繫各方持份者,提升平台的涵蓋性,突破以往只能局部數碼化的情況,這亦是金融科技超越地域性帶來的嶄新機遇。

小森:
我知道DLT貿易融資平台將有四大革新:(1)貿易文件數碼化、(2)流程自動化、(3)讓參與機構分享所需資料和數據,和(4)減低人為失誤和詐騙的風險。可否再說得具體一點?

李達志:
現時要向銀行借貿易資金,貸款人需要出示不同的證明文件,例如客戶訂單及發票等。好些發票仍是手簽的紙本,一則傳遞不便,二來易有文書錯誤。而且,有騙徒亦看準銀行之間沒有分享相關資訊的漏洞,於是用一張發票同時向多間銀行融資,因而令銀行往往有生意都不做,以減低被詐騙的風險,對中小企影響最大。日後推出DLT貿易融資平台,貿易文件自動核對,即時向各相關伙伴分享最新狀況,貸款資料透明度大升,虛假資料就無所遁形,大大降低詐騙的風險,有助提高銀行批出貿易貸款的意願。銀行並可推出更多非傳統貿易融資產品以回應市場新趨勢,特別可改善中小企的貿易營運資本。

小森:
根據世界貿易組織去年報告顯示,全球貿易金額總值16萬億美元,當中八至九成交易都有融資需要,但全球貿易融資只批出4萬億美元,可見融資缺口相當龐大。

李達志:
無錯,所以香港和新加坡兩地的貿易融資平台互聯互通後,希望發揮示範作用,吸引其他貿易夥伴加入,讓DLT貿易融資平台好處引進各地。我相信,當愈來愈多企業能夠獲得貿易融資,自然地便促進全球貿易量,為經濟帶來實際好處。因此這個跨境平台將會採用開放式介面,兼容不同類型的數碼化貿易標準,以DLT技術連接各地各方的貿易夥伴。

小森:
我知道,這是全球首個由政府機構牽頭的跨境開放式貿易融資平台,亦是現時全球最多銀行參與的DLT貿易融資平台。究竟何時會推出?

李達志:
我們下一步將會着手招標、建立系統、測試等工作,希望2019年可以推出市場正式應用。

參考資料:

1 《區塊鏈與打麻將》:小森阿四專欄